企业动态行业新闻政策法规

重磅!北京局发文,细化贸易背景审查+异地票+套利票+冲量票+商票等严审!打击“套利+套信+套资金”三套行为

点击数:3922019-07-26 10:15:31 来源: 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

重磅!北京局发文,细化贸易背景审查+异地票+套利票+冲量票+商票等严审!打击“套利+套信+套资金”三套行为


北京局发文很有代表性,对票据监管的要求很多很实,可见其对当前的票据业务问题了解的很透彻!票友君看北京局发文将是各省银保监票据监管要求的典范行文:


1)就票据异地问题,进行细化要求是严格审慎办理非本地注册的企业票据承兑+直贴(包括了直贴和承兑,按此,票据跨省真是严管了),另外为了避免很多突击注册开票的问题,要求对本地企业也是和“成立时间、实缴资本、营业收入”这样各大中介如果要在当地开展票据套利的成本就很高了。


2)就票据套利问题进行了剖析,明确提出重点限制高保证金的票据业务:高保证金开票平眼看就不会认为是一个经济行为,但这背后恰是银行对某方面诉求而造成的,发文就指出了银行的利益点--调节资产(开票质押放流贷续贷款)+吸收存款+续理财!票据是个万金油通道,什么都能往里过,过了指标漂亮。


3)就票据保证金来源问题进行细化要求:高保证金的票据,这个保证金一般是有问题的,大部分是质押存单、质押理财产品投资款等,这些严查和之前的套利严查是配套的,两者一般同时出现!


4)就票据贸易背景的审查要求可能成为样本:监管提到票据,现在开头就要严查贸易背景,但怎么落地,其实没有行文规定,但北京局的规定细的很有指导意义。

a.先看资格(成立时间、实缴资本、营业收入相匹配)

b.直贴看纸质材料(纸质发票、单据等原件签注

c.审核要点:购销合同关键要素表述错误、购销合同与发票或其他单据逻辑不一致,大宗商品交易的要看商品交割相关的仓单、提单等单据(防止养平台刷流水的情况)

d.定额度:要根据经营流水、纳税记录、结算模式定额度;

e.出问题的不做!


5)高度重视严控商票风险:监管提到办理商票直贴、保贴、保兑、保证,商票的同业投资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以及福费廷、保理、质押都要审慎严控,要有白名单管理!


总结:北京地区的票据套利项下的冲量、流贷、理财等等票据交易模式都将终结!




银保监发〔2019〕248号 

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票据业务的监管意见

 

各政策性银行北京市分行及总行营业部、国家开发银行在京营业机构、辖内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辖内各股份制商业银行、北京银行、北京农商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辖内各村镇银行、各城市商业银行北京分行、辖内各外资银行、辖内各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中国工商银行票据营业部北京分部:


为深化金融乱象治理,促进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合规建设,引导票据业务回归本源、支持实体经济,遏制资金脱实向虚,防范金融风险,促进辖内票据业务健康有序发展,现提出如下监管意见。


一、审慎办理异地企业票据业务。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应严格审慎办理非辖内注册企业的票据承兑和直贴业务,应对此类企业建立严格的准入标准,实行名单制管理,并根据业务风险状况及时动态调整客户名单。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除财务公司外)办理异地企业票据承兑和直贴业务,原则上应以与辖内注册企业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区域内企业、以辖内注册企业为核心的供应链企业为客户对象。


二、审慎办理商业承兑汇票相关业务。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应严格审慎办理以商业承兑汇票(以下简称“商票”)或其收益权为基础资产或对象的同业投资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以及福费廷、保理、质押等业务,应建立严格的业务管理和风险控制制度,应配备专业的合规、风险管理和操作人员,应严格按照业务经济实质计量信用风险加权资产。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商票相关业务,应实施严格的企业授信管理和名单制管理,并根据业务风险状况及时动态调整。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除财务公司外)办理商票直贴、保贴、保兑、保证等业务,原则上应以辖内注册企业或以辖内注册企业为核心的供应链企业为客户对象。


三、规范票据业务贸易背景审查。严禁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为成立时间、实缴资本、营业收入等与业务金额严重不匹配的客户办理票据承兑和直贴业务,不得以承兑行授信额度审查代替贴现申请人资质审查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票据承兑和商票直贴业务,应严格执行纸质发票、单据等原件签注政策已办结的票据承兑和商票直贴业务无法证明贸易背景实性的,不得叙作业务。严禁为存在购销合同关键要素表述错误、购销合同与发票或其他单据逻辑不一致等情形的企业办理票据承兑和商票直贴业务。办理以大宗商品贸易为背景的票据承兑和商票直贴业务,必须审查与商品交割相关的仓单、提单等单据。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票据承兑和直贴业务,应根据企业近年来经核实的财务数据、成立时间、经营流水、纳税记录、结算模式等综合审慎核定企业年度票据业务发生额上限。


四、规范票据业务资金审查。严禁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票据承兑业务担保资金(包括但不限于保证金、质押存单、质押理财产品投资款)来源于贷款或其他债务性资金、直贴资金。严禁票据直贴业务资金违规回流至贴现申请人任一前手;存在违规回流的,不得为同一贴现申请人叙作业务。


五、规范高比例担保票据业务全面从严监管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以保证金、理财产品、存单等高比例质押担保方式办理的票据承兑和直贴业务。严禁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上述高比例担保票据业务调节资产质量、违规吸收存款、接续到期理财产品等监管套利行为。不得以风险程度较低为由放松对高比例担保票据业务的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


六、及时报送业务信息。我局将票据业务监管月报表纳入区域特色报表体系。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应于当月前10个自然日内通过数据采集平台报送前月数据,并且严格确保数据准确。


七、严厉惩处票据业务违规行为。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票据业务应严守合规底线,强化内控建设,提高风险管理水平,落实风险防范责任。我局将在后续监管中进一步加强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测力度,对违规行为依法实施行政处罚,并责令内部严格问责,并视情况采取暂停相关业务或市场准入等监管强制措施。


银保监会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本监管意见由北京银保监局负责解释。



辅助阅读材料:前期关于票据监管的若干意见的论文

票交所时代完善票据业务监管的若干建议

文 / 逯剑 张虎

北京银监局

2016年我国以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为主的票据案件不断爆发,这不仅反映出个别银行在利润面前罔顾操作风险与监管要求,也反映出票据业务及市场发生了根本性变化。2016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票据业务监管 促进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银发〔2016126号),在全面总结市场乱象、业务创新不断深化的背景下,统一规范了传统票据业务,并承上启下开启了票据改革序幕。2016年下半年以来,央行主导了以票据电子化、简化票据操作手续、建立全国统一票据交易平台为主要内容的票据改革,目前还在持续推进。

进入票交所时代,银行票据业务转型迫在眉睫,监管部门如何进一步理顺并完善票据业务监管是当务之急。知其因由,才能给出解决之道。从央行票据改革前的票据市场生态成因出发,回顾现有票据业务监管政策框架与央行票据改革,有助于思考在可预见的未来,银行仍将垄断承兑、贴现业务并占据交易业务的绝对地位,票据创新业务如票据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也会以银行为主导,未来银监会与央行(票交所)陆续出台的关于规范票据业务及市场的政策文件,应保持框架一致、协调推进,避免出现监管政策不一致、管理理念不协调的情况。何完善票据业务监管以及对未来应关注监管重点形成较基本的共识。

我国票据市场经历调整阵痛

2013年中至2015年中,央行货币政策进入一轮较为漫长的扩张周期,市场利率单边下行,银行各类生息资产随之膨胀,期限错配和加杠杆成为配合资产扩张、赚取更多利差的两大手段,同业、票据、理财业务创新层出不穷。此时,扩大资产规模、拉长资产期限、缩短负债期限、反复利用杠杆成为银行经营策略的自然选择。传统银行经营思路从持有资产逐步转向周转资产,高流动性资产尤其成为银行大类配置主要标的,以追求次低风险下的稳定收益,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歪曲了央行货币政策的本意,导致风险不断后延。票据中的银行承兑汇票(以下简称银票),因其具有良好的信用和流动性,加之银票贴现利率一般小于贷款利率,在同等条件下,企业更倾向于优先选择银票贴现进行融资,在二级市场产生极大需求。同时,由于银票承兑时会为承兑行带来大量保证金存款,致使银票在一级市场极受欢迎,银行票据资产迅速扩张。此时,市场存在着三种客观因素制约着票据资产的扩张,一是央行的信贷规模管控;二是银监会对银票承兑、票据贴现的真实贸易背景的要求;三是纸票业务手续繁琐,不利于达成频繁、快速的异地交易。票据市场生态下的一些市场参与者,为了规避上述三种限制,衍生出一些违规操作。

一是为了规避央行信贷规模管控,发展出三类业务:一是双买业务。又称票据代持,卖出行隐藏了真实杠杆,且理论上可以无限放大,市场上各银行大多开展票据代持业务。二是买加回业务及代理回购业务。实现票据资产从贴现或转贴现资产向买入返售票据资产的腾挪,回购行、代理行作为代持行、通道行。三是票据资管业务。实现票据资产从贴现或转贴现资产向同业投资资产的腾挪,资管计划相当于代持机构、通道机构。

二是为规避银监会对银票承兑、票据贴现的真实贸易背景要求,市场发展出了票据中介,票据中介包装票据,虚构贸易合同、增值税发票,使大量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经承兑、贴现后流入银行间市场。

三是为规避纸票业务手续繁琐的缺陷,使异地交易频繁、快速达成,市场发展出了清单付款业务,交易发生而票据不转移的代保管模式盛行,造成了一票多卖的隐患。

四是不法分子利用同业账户开立漏洞,隐身小银行之后参与业务,提升了市场整体风险偏好,搅乱了市场;票据业务模式愈发复杂导致交易链条过长,各中间机构不垫付资金导致“倒打款”流行,业务流与资金流进一步顺序颠倒。在此背景下,票据市场已变得十分敏感,无法承受外部市场的环境波动。随着2015年下半年股市动荡、2015末2016年初市场利率结束单边下行,票据案件不断爆发。至今,我国票据市场仍然经受调整的阵痛。坚守监管政策的底线与反思监管政策的不足成为监管部门完善履职应有之义。

我国现有监管政策框架关注要点

      现有监管政策框以传统银行持有资产到期,偶尔转让资产以调剂规模,临时质押资产以周转资金为基本业务逻辑,形成了“授信规范、操作合规、会计核算正确、杠杆可见、风险加权资产计提合规、激励均衡”为主要内容的监管政策框架。授信规范。票据业务分为承兑、贴现、转贴现、(逆)回购4种基本类型。授信规范主要指上述4类业务应分别纳入对出票人、贴现申请人或承兑行、前手银行或承兑行、交易对手或承兑行的统一授信框架内办理。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贴现业务需纳入对贴现申请人的统一授信,而在实践中往往须扣减承兑行授信额度,似乎有所矛盾。但如硬币的正反面,一方面,纳入贴现申请人的统一授信意味着银行办理贴现业务,应结合企业提交的真实贸易背景材料、贴现资金用途,综合分析贴现申请人持有票据及申请授信的正当性、合理性,在银行资金进入企业关键一环时做好把控,意在确保银行资金服务实体经济、避免货币空转;另一方面,实践中因承兑行是银票兑付的第一债务人,贴现银行从资金风险考量,扣减承兑行额度更合理。操作合规。由于票据是企业间常用的支付工具,也是企业、银行重要的融资工具,需要遵循若干必要的操作规范。主要有银票承兑、票据贴现的真实贸易背景要求,保证金来源、贴现资金去向的审查要求,贴现、转贴现业务的背书要求,交易地点的合规要求等。会计核算正确、杠杆可见。正确的会计核算是杠杆可见的唯一前提。票据业务范畴内,会计核算正确主要指两层意思,一是双买业务实质为(逆)回购交易,二是回购交易的资产不能出表。会计核算正确将确保票据业务范畴内的银行杠杆可见真实的回购规模、期限、对象,在评价单家微观银行及宏观银行业的期限错配程度和杠杆大小时至关重要,反之这也从另一侧面证明了2009年ECDS(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上线以来,电票难以推广的原因之一,即电票业务太透明,银行难以隐藏回购规模。风险加权资产计提合规。应该说,风险加权资产计提合规是银行全部生息资产业务的最终落脚点。《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适行以来,资本管控深入监管及市场人心。此处有两方面需要关注:一是凡是生息资产,在权重法下,考虑风险缓释的前提下,优质银行、绩差银行一视同仁适用同一权重,优质企业、绩差企业一视同仁也适用同一权重,这难免会造成合规但不甚合理的情形出现;二是对于票据业务,票据流转后,转入行计提风险加权资产是在情理之中,但转出行因交易后手对诸前手的追索权,仍然需要计提风险加权资产,转出行难以接受也难以承担资本计提的负担,票据多次流转下也会造成银行体系的资本浪费。激励均衡。银行应建立科学的考核激励机制,合规经营类指标和风险管理类指标权重应当明显高于其他类指标,应将承兑费率与垫款率等票据业务经营效益指标与风险管理类指标纳入考核。此举意在要求银行办理承兑时,更多通过收取风险敞口管理费,而非一味通过吸收保证金覆盖风险,弱化保证金吸存要求,摆脱承兑业务保证金依赖,使承兑业务增长更加合理。

票据业务监管应既满足市场需要又能控制风险

回归本质,才能理解市场,才能制定出既满足市场需要,又能控制业务风险的监管政策。这需要透过复杂的市场,单纯地看待票据业务,笔者认为其存在基于两点意义,也即票据的本质:首先,票据是企业间的支付结算工具。这是其与其他一般债券的不同之处。票据经银行或企业承兑后,作为对价向交易对手进行支付,而支付的前提是有真实贸易背景的支持。所谓承兑,本质上是一种信用增级,使此种支付更易为双方所接受。其次,票据是持有主体的债权凭证,是有价证券。票据进入金融市场交易时,与在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发行和交易的短融、中票、企业债、公司债、ABS等无本质区别,事实上任何债权债务凭证化资产,其本质都是债券。票据的贴现、转贴现、(逆)回购,本质是企业与金融机构、金融机构与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资产”交易行为。

简言之,票据在企业间流转时,是一种支付结算工具,每一步流转均需要真实的贸易背景与之对应;票据经贴现进入金融市场后,将不再是支付工具,而是一种债券,债券的交易在债券代表的债权债务关系真实性的基础上更应看重对价与交易安全。基于此,票据业务监管应服务票据本质,顺应银行经营思路的转变,统筹不同监管部门利益,明晰、细化监管规则,加强违规处罚力度。统筹协调银监会现有政策与票交所业务管理办法。加强票据发行管理、促进票据交易,是票据业务监管适应票据因支付而发行、因债券而流转的本质属性的客观要求。实践中,银监会现有政策与票交所业务管理办法均对存量票据市场有规范指导作用,但两者在两方面不一致,需要监管部门进行统筹:一是前者主张贴现须审核真实贸易背景,后者主张无须审核;二是票据转出后,前者主张转让方因存在被追索可能仍须计提风险加权资产,后者主张纸票业务除贴现银行外,其他转让方无须计提风险加权资产,电票业务根据《电子商业汇票管理办法》,转让方须计提风险加权资产。如何统筹两者主张,笔者分别建议如下:

银票贴现可不审核真实贸易背景,商票贴现应加强审核真实贸易背景 银票承兑时,银行已经对出票人的资信状况、出票背景进行了严格审核,贴现时票据虽可能已经多次转手,贴现环节支付背景与承兑环节支付背景可能不一致,但贴现环节的支付背景因承兑环节的支付背景为真,其虚假可能性已大为减少,为促进银票流通,简化手续,银票贴现环节可不用审核真实贸易背景但应以银票承兑环节严格审核支付背景为前提。对于商业承兑汇票,承兑是企业行为,申请商票贴现时,金融机构并没有对其支付背景进行任何审核,此时应加强对真实贸易背景的审核,防止商票自承兑始即虚构支付背景套取银行信用。

金融机构转让票据后均可不计提风险加权资产。 票交所时代,票据真实性将得到极大改善,票据在金融机构之间流转应参照债券流转,转出后理论上应视票据收益及与之相关的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市场风险等均已转移,避免多次转让造成银行体系的资本浪费。监管部门应就票据市场未来政策出台、共享票交所业务数据等形成长期协调、合作机制。票交所一期建设将于2017年7月1日完成,后续ECDS也将并入票交所,纸票、电票将在票交所平台完成承兑、贴现登记后进行统一交易。在可预见的未来,银行仍将垄断承兑、贴现业务并占据交易业务的绝对地位,票据创新业务如票据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也会以银行为主导,未来银监会与央行(票交所)陆续出台的关于规范票据业务及市场的政策文件,应保持框架一致、协调推进,避免出现监管政策不一致、管理理念不协调的情况。票交所积累的标准数据将有益于银监会宏观监管能力的增强,可作为与银监会现有1104报表体系、EAST系统等进行交叉验证的标准数据,也是银监会现场检查中可依赖的辩识银行核心系统数据、业务台账数据真实性的主要抓手。监管部门应就票据市场未来政策出台、共享票交所业务数据等形成长期协调、合作机制。监管部门应明晰、细化监管规则,加强违规处罚力度。

一方面,现有监管部门关于票据业务监管的“授信规范、操作合规、会计核算正确、杠杆可见、风险加权资产计提合规、激励均衡”的原则、框架、理念具有长期理性、适用性,应积极完善并坚持监管底线;

另一方面,银监会在与央行理顺现有监管政策、保持政策同步的前提下,监管部门应时刻关注市场变化,制定出规则清晰、具有可操作性、可评价性的监管规则。还应关注市场反馈,统一解释或回应市场中关于业务发展、监管政策的疑问。此外,监管部门还应进一步明确票据业务领域的违规处罚标准,提升违规处罚的效率,加强违规处罚的力度,在监管规则清晰、监管反应及时的前提下,通过提高银行违规成本,不仅使监管规则更清晰、更快速、更有力地传导至银行前中后台,更要将市场出现的违规趋势扼杀在萌芽状态。应考虑将票据资产纳入标准化债权资产范畴。标准化债权资产指形式标准、流动性好、有规范交易场所、有公允价值的债权,其根本在于良好的流动性及规范的交易场所。未来标准化债权资产将是监管鼓励银行持有与交易的大类标的,这有利于引导银行开展线上、可见、可控的交易。票据资产本身已具有良好的流动性,票交所将进一步规范交易、促进流通,票据资产已经具标准化债权资产属性,适时将其纳入标准化债权资产范畴,不仅合理,更有利于引导银行规范操作、合理配置。

未来应关注的监管重点关注票据代持业务风险。

2016年国海证券债券代持事件引发业内震动和关注。债券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规范的体系,但依然无法杜绝代持现象的存在。鉴于票据作为债券的本质属性,票交所时代,监管部门应关注票据代持业务风险。一方面,监管应明确禁止票据代持业务。银监会各级监管部门已在日常非现场监管、现场检查、行政处罚等多场合多次强调并禁止银行开展此类业务。另一方面,目前在票据业务范畴,银行开展票据代持,主要目的在于月末、季末等时点隐藏信贷规模,但票据代持的行为本身,潜藏着单家银行无限放大杠杆办理业务的隐患,所以不能因票据代持业务尚未产生重大风险而放任不管。相反,应树立正确认识,坚持关于票据业务监管“杠杆可见”的原则要求,对银行办理的票据代持业务,发现一例,处罚一例,绝不手软。

关注商票贴现资金用途。应该说,票据业务经过非理性发展已经逐步回归常态。银票业务因其单笔利润微薄,预计会向商票让出一部分市场份额。一方面,商票进入金融市场的第一环节,应严格审核其支付背景,即应严格审核贴现申请人持有商票的原因;另一方面,银行在对企业办理授信业务时,应密切关注其授信用途。综合来看,对于一般贷款,受托支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监管控贷款资金用途;对于银票承兑,银行在审核出票人支付背景时,也审核了银行授信用途;对于商票贴现,不应局限于监管部门关于票据贴现资金不能回流出票人、不能用于承兑保证金、不能用于隐藏不良贷款等一般措施,可以考虑在进行商票贴现时,也要求银行进行受托支付,严格把控商票贴现资金用途。

关注票据资产证券化业务资本套利影响。资产证券化业务符合银行从持有资产到周转资产的经营思路转变,然而因其种类复杂、流程复杂、审批主体多、参与主体多,容易成为银行进行监管套利的业务领域。监管部门在现场检查中已经发现部分银行利用票据资产证券化业务(符合金融监管部门流程要求的标准ABS业务)进行资本套利的案例,其特点是操作隐蔽,不易发现。监管部门在非现场监管与现场检查中应保持对该类业务的持续关注,从业务办理的全流程去评判业务合理性,尤其关注是否存在资本套利行为。当然,对于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还应关注银行逃避拔备计提的问题,避免重蹈美国式资产证券化业务覆辙。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渝ICP备18006189号 嘉信小贷 2018 公司地址 : 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68号星光天地1栋24楼